首页 资讯 关注 专题 热点 生活 深度 图片 视频 城市

南阳

旗下栏目: 郑州 开封 洛阳 平顶山 安阳 鹤壁 新乡 焦作 濮阳 许昌 漯河 三门峡 商丘 周口 驻马店 南阳 信阳 济源

内乡县公路事业发展中心创新举办“豫西牵牛战”党史教育讲座

来源:河南经济论坛 作者:侯耀理 人气: 发布时间:2021-04-22
摘要:【河南经济论坛讯】(通讯员 侯耀理) 为进一步增强党史学习教育效果,不忘初心,牢记使命。2021年4月20日下午,内乡县公路事业发展中心隆重举办了红色基因党史教育系列讲座,邀请县文广旅局党组成员王国庆作《豫西牵牛战之内乡辉煌篇章》讲座,系统各支部工作

   【河南经济论坛讯】(通讯员 侯耀理)为进一步增强党史学习教育效果,不忘初心,牢记使命。2021年4月20日下午,内乡县公路事业发展中心隆重举办了红色基因党史教育系列讲座,邀请县文广旅局党组成员王国庆作《“豫西牵牛战”之内乡辉煌篇章》讲座,系统各支部工作骨干等80余名党员参加了座谈会。


  他的讲座分三个部分,首先讲述了内乡境内的8个红色资源存在的历史由来,剖析了红色资源历史弥新的红色记忆。其次是讲述了建国史上著名的豫西牵牛战役烽火故事。三是对下步我中心如何开展好党史教育提出了一些指导性意见。

  豫西牵牛战是一场经毛主席批准的中原作战计划。由陈赓、谢富治率4纵、9纵和83军组建的兵团(简称陈谢兵团)在1947年河南西部南阳一带的南召县、方城县、镇平县、内乡县、西峡县发动。王国庆详细叙述了豫西牵牛战的战役背景、作战意图、战役经过和重要意义,特别是在内乡县赤眉镇鱼贯口的激烈战斗,表现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英勇气概。

  “豫西牵牛”战永载中国人民解放战争史册,也给内乡历史增添了辉煌篇章。几十年来,内乡人民常以此感到光荣和骄傲,不断发扬当年的战斗精神,改造山河,发展经济,合力建设美丽内乡大家园。特别是在2020年这极不平凡的一年中,内乡县委、县政府带领全县人民,围绕争当区域发展领跑者、争创全国县域治理“三起来”示范县目标,持续发力,主要经济指标全面位居全市第一,头部企业牧原集团跃居全球行业冠军。这一年,内乡生产总值263.1亿元,同比增长4.2%,增速全市第一;规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4%,增速全市第一;固定资产投资118亿元,同比增长13%,增速全市第一;一般预算收入12.98亿元,同比增长10%,增速全市第一;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3.4%,全市第一;金融机构存款余额327亿元,增速21.1%,全市第一。2020年的内乡实现了全线飘红“满堂彩”,“十四五”时期的内乡将会立足新发展阶段、贯彻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取得更加灿烂、更加辉煌的新成就。


  讲座中,王国庆还安排县文广旅局的文艺骨干结合授课内容进行了助演,分别表演了唢呐曲《庆胜利》、萨克斯独奏《我爱你中国》、豫剧唱段《幸福歌》、歌曲《祖国万岁》等节目,为此次讲座增光添彩。

  聆听了讲座后,大家纷纷表示要追寻身边的红色足迹,感悟革命先辈的伟岸与壮阔,传承红色基因,弘扬革命精神,深入开展党史学习教育。

  附:《豫西牵牛战》

  (一)战役背景

  1947年6月,蒋介石调集精兵强将,重点进攻山东和陕甘宁解放区。其中,国民党军集中34个旅共25万人,由南、西、北三面进攻陕甘宁解放区,延安形势严峻。针对蒋介石集团的兵力部署,1947年7月21日,中央前委扩大会议在陕北靖边县小河村召开,陈赓参加了这次由毛泽东主席亲自主持的重要会议。会议确定:解放军转入战略反攻,将战争引向国民党统治区的战略方针,并指出战略进攻的主要突击方向是中原。刘(伯承)邓(小平)、陈(毅)粟(裕)、陈(赓)谢(富治)三路大军以“品”字形阵势,互为连线,机动歼敌。其中,由陈赓、谢富治指挥的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四、第九纵队和三十八军强渡黄河,挺进豫西,插入当时国民党集团控制区域的腹地,豫西地区解放的序幕自此拉开。

  (二)作战意图

  11月3日,陈谢兵团刚行进至南召、方城一带,国民党就抽调了8个旅的兵力组成第5兵团,陈赓黄埔军校的同学李铁军任国民党第五兵团司令,统帅所属整三师、二十师、一二四旅、一二五旅共7万人,妄图乘陈谢兵团在豫西立足未稳之际进行决战,将陈谢兵团消灭在豫西。而毛泽东主席统筹全国解放战争大局,连续向陈、谢发出数封电报,令其“避免打大战,用全力在伏牛山建立根据地。”面对气势汹汹的敌军,为对付李铁军兵团的追击,11月8日陈赓在南召县云阳镇南召店主持召开了兵团前委扩大会议。陈赓建军关键时刻一言九鼎,决定借局布势,虚张声势,既不躲避,也不硬拼,不斗武只斗智,暂不与敌主力正面接触,而是放长线钓大鱼,先派九纵政委黄镇、副司令员黄新友指挥二十五旅、十三旅(4纵陈康旅长率领)两个旅总共不过五六千人伪装成我军主力,西向镇平、内乡、西峡口,斩断敌人的西(安)荆(紫关)公路交通线的联系,以掩护我军主力转移,与南下开辟陕南的三十八军相呼应,迷惑敌人,牵上李铁军全副美械装备的整三师3万大军,牵进伏牛山中,把这头“肥牛”拖疲拖瘦拖垮,把这支“铁军”拆成“零件”。同时,命令九纵司令员秦基伟指挥二十七旅、二十六旅、二十二旅在伊河以东、沙河以北、平汉线以西地区活动,随时准备出击平汉线,策应刘伯承、邓小平率领的野战军主力在大别山的斗争和配合华东野战军作战。一旦时机成熟,就一举歼灭李铁军兵团,陈赓把这项作战计划取名为“豫西牵牛”。

  豫西牵牛战是现代战争史上少有的在作战区域不大、敌方政权及敌方地方武装存在的前提下,诱敌李铁军部的整三师西进,使其由优势变劣势直至被歼的光辉战例。从诱敌西进到平汉线歼敌,共历时38天,其中“牵牛”36天。在“牵牛战”期间,陈谢大军主力相继解放了方城、南召、泌阳、唐河、临汝、鲁山、桐柏。到11月29日前,建立了豫陕鄂边区行政公署、军区和下设的7个军分区。六分区下辖南召、内乡(含西峡)、镇平、淅川四县。

  (三)战役经过

  1947年11月14日,担任“牵牛”任务的第13、25旅由南召县李清店出发,向镇平方向前进。途中,为了诱骗敌人,部队多路行军,浩浩荡荡,大路小路,到处都是人喧马叫。每逢临近村庄时,又有口令传下来:“往后转,放慢脚步,拉开距离。”队伍拉得长长的十几里路,都望不见尽头。到了夜间,连长、排长一反以往行军肃静、不准讲话的惯例,特意对战士们说:“多暴露目标,多大声唱歌,多大声说话。”结果,就连平常不大爱说话的战士,也都热烈地谈笑起来,平时活跃的更是活跃得不得了,又是唱家乡戏,又是跳秧歌舞,声震大地,拉大炮的马匹也凑趣似地放开嗓门嘶叫。

  可是,部队离开南召走了40多里,后面还没发现敌人的踪影。陈康旅长传令部队驻下等待,并且派出一支部队专门绕路返回到已走过的村庄宿营。部队一驻下来,动手修锅台,结果,连里修,排里修,班里也修,有的一个班修好几个灶,做饭的做饭,烧水的烧水,不烧水不做饭的锅灶也烧上一堆火。霎时间,满村子烟气弥漫,红火映天,一个百十户人家的村子,驻上几个排就热闹得不可开交。第二天,驻地老乡就到处传扬开了。有的说:“老八路过来啦,光骡子,马就过了半夜,他们发展得这么快啊,好几万人啊。”“不止吧,我们村夜里住了好几千,村口路边修的尽是锅台。”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越传越快,越传越远,越传越神。目的是制造声势,引“牛”上钩。

  李铁军与陈赓是黄埔军校一期同窗,他知道陈赓用兵诡异,智商过人,因此派出侦察员四处侦察,并派出一个旅进行试探,主力仍旧按兵不动,这可把陈康急得要死。因为陈赓正率兵团主力向方城、叶县一带移动,如不能迅速地把李铁军牵走,让他识破“牵牛”意图,事情就不好办了。因此必须马上把举棋不定的李铁军“牵”到预定的路线来。为此,他一面报告陈赓司令员,一面连夜召集会议,研究迷惑和诱敌的办法。第二天,他还在着急的时候,接到了陈赓发来的电报:“坚决打下镇平。”陈康看过电报,仔细一琢磨,一拳打在腿上:“司令员真是洞若观火,请将不如激将。”

  镇平在南阳西面,是南阳通往内乡、西峡口的孔道,拿下镇平县城,南阳的背后就受到威胁,只要镇平一打响,李铁军定会硬着头皮闯过来“救援”。

  陈康是陈赓手下一员猛将,与陈赓有“大陈小陈”之说。他马上行动,当夜就包围了镇平县城。围城以后,13旅就拉开架势,布置火力。此时13旅有几门山炮,但炮弹不多,一般不轻易舍得用的,这次陈康为大造攻城声势,把全旅的山炮和各团的火炮都集中起来了。

  次日拂晓,先是几十个司号员一同吹起冲锋号,接着便是震天动地的炮火急袭,排山倒海,炮火炸垮了城垛,摧毁了碉堡,掀掉了城楼。炮火如此猛烈,甚至13旅趴在工事里准备冲锋的战士也猜疑起来,纷纷问道:“是不是我们的大部队真的来啦。”城里的守敌已被炮火轰击得魂飞魄散,惊恐万状。截听敌报话的侦察员跑来向陈康报告:“城里守敌正在声嘶力竭地向李铁军求救。”“他们如何说的。”“他们说‘共军主力围攻镇平,几百门大炮轰击,万望火速增援’……”听到这里,陈康和周围的人全都忍不住大笑起来。

  战斗进行得异常顺利,天一亮完全攻占镇平。这一仗果不出陈赓的预料,“老同学”李铁军终于中计。十三旅和二十五旅按照陈赓将军指示,用重武器打下了宛西门户镇平县,这才让李铁军误当是我军“主力”,就尾随上来,陈康松了一口气,说:“嘿,这条‘牛’总算牵上了。”见敌已上钩,便放弃镇平奔袭内乡,准备牵“牛”进山。19日,我军以比攻打镇平更猛烈的炮火狠袭内乡城,城内守敌乱作一团,急忙向李铁军求援,李铁军亲率整3师向内乡猛扑。其实我军围攻内乡只是佯攻,待李铁军率兵杀气腾腾而至,我军已悄悄沿湍河两岸进入鱼贯口。

  鱼贯口,在赤眉镇北6公里处,群山环抱,地形如袋,是赤眉入山隘口。每年初冬大风刮起,附近湍河老龙潭里群鱼贯出,顺河水经隘口出山南下,故得名鱼贯口。李铁军到了内乡城扑了个空,已经人困马乏,还没喘息过来,城北又响起了攻击的枪炮声。原来20日我军到达赤眉后,不见李铁军部的动静,旅首长考虑再三,决定派出三个连队返回城北五里堡挖战壕,修工事,请“牛”出城。并根据鱼贯口地形,准备在这里大打一次阻击战,狠揍敌人一顿,逼其进入深山中。鱼贯口党支部也组织群众修工事、磨面粉、做军鞋、捐土布,为阻击战出力。22日,返回五里堡的三个连队凭借战壕、工事再次组织战斗,向县城北门猛攻,按兵不动的李铁军终被激怒,率部倾城而出,紧跟我军直向赤眉穷追。23日凌晨,“牵牛”小部队配合前来接应的八连,在赤眉西北方向又打了一阵,故意“咬”这一口,惹“牛”发怒,让其乖乖往隘口方向移动。

  李铁军看到我军多处书写的“总指挥部”路标,得意地说:“总算追上共军主力了!”遂率兵团数万人马从赤眉东北的夹道沟和鱼贯口南沟口蜂拥而上,仪仗装备精良,往鱼贯口的制高点大嘴岭上强攻。担任阻击任务的三营指战员,早已在鱼贯口布下布袋阵,严阵以待,同仇敌忾。战斗从上午九时激战到下午三时,英勇地打退了敌人的一次次冲锋,顷刻间山坡山沟敌尸盈野,敌人不能前进一步,只得龟缩在山岭脚下。李铁军气急败坏,令大炮狂轰我方阵地,黄昏时分待敌人拥向我方阵地时,连一个人影也没见。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我军在打退敌人进攻后,马上停止战斗沿湍河北上,走小道穿山沟,向夏馆镇深山转移了。李铁军却狂妄起来,急向南京告捷,吹说已把陈赓“主力”逼进深山穷路。赤眉镇是由内乡通向伏牛山深处的一个隘口,再往里走,“八百里伏牛山”山高林密,重峦叠嶂,沟深路窄,大部队运动不便,李铁军下令整三师丢掉轻重机枪和大炮,拚命往山里追赶。正当他沉醉在美梦之中时,传来了我军主力平汉线破袭战的胜利消息,鄂豫两省敌人完全陷入瘫痪状态。这时李铁军方如梦初醒,发觉上当,急忙拨马掉头,妄想向平汉线速驰奔援。待他疲惫不堪奔到西平时,已窜入我解放大军的包围中,落了个全军覆没的下场。除李铁军率残部逃跑外,第5兵团及整3师全部被歼。他这个曾与陈赓黄埔同窗的“小弟弟”被牵着鼻子走了半个多月,“肥牛”拖成了“瘦牛”,最后让“陈大哥”给宰掉了。

  (四)重要意义

  豫西牵牛战不仅打乱了蒋介石的中原作战计划,使平汉线西侧解放区连成一片,扰乱了国民党在中原的军事部署,加速了中原决战的进程。也加快了豫西、陕南、鄂北解放区的扩大节奏,创建了北临黄河、南接汉水、东连江淮、西至陕南,南北长千里、东西宽六百里的豫陕鄂根据地,胜利实现了毛泽东和党中央、中央军委“用全力在伏牛山建立根据地”这一战略构想,策应了刘邓大军在大别山的斗争,为后来展开战略大反攻创造了有利条件,也为1948年中原我军解放南阳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责任编辑:田甜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