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专题 热点 生活 深度 图片 视频 城市

情感

旗下栏目: 文史 情感 职场 书画

相见不如怀念

来源:河南经济论坛 作者:耿树文 人气: 发布时间:2021-03-17
摘要:阳春三月的一天,他要到省城参加一个书法展览,犹豫良久,他在微信上告诉了家在省城的她。她很爽快地回复,欢迎,我们早该见面叙旧了。 想来他俩有二十年没见过面了,虽然QQ、微信已联系上已有十多年,彼此时常问候、寒暄,但他知道她很忙,经营着一家广告公

  阳春三月的一天,他要到省城参加一个书法展览,犹豫良久,他在微信上告诉了家在省城的她。她很爽快地回复,欢迎,我们早该见面叙旧了。

  想来他俩有二十年没见过面了,虽然QQ、微信已联系上已有十多年,彼此时常问候、寒暄,但他知道她很忙,经营着一家广告公司,业务量很多,事业有成,他为她感到高兴。她多次邀请他到省城来找她,他都没去。他很少到省城,作为一名小县城的初中语文老师,即使偶尔去参加学习,他也不想打扰她。

 

  这一次,他的书法作品获得了省书协举办的书法大赛的优秀奖,多年的爱好得到了专家的认可,他的心情异常喜悦,所以想和她一起分享这份快乐。

  坐在开往省城的列车上,他脑海里回放着二十多年前高中时,他俩一起同窗时的种种过往。那时他是团支书,她是班长,在班级工作中多有接触。他和她都爱好文学,有共同的话题,学习之余,从李白杜甫到艾青汪国真,从鲁迅到朱自清,他们有说不完的话题。他又爱好书法,经常在校园里写黑板报。她歌唱得很棒,加上容貌清秀,所以时常在校园文艺节目中露脸。

 

  他性格内敛,她热情奔放。她经常让他写一些字给她,他很欣然,有时故意抄一些当时流行的朦胧爱情诗送她,她看到后笑而不语,会主动邀请他去校外的小吃店,他们都喜欢吃一种叫“灌肠”的小吃,他喜欢水煮的,她喜欢油煎的,他们要两样,彼此还交换着吃。校园后面有一条小河,河两岸垂柳依依,他们也常在那里讨论文学,兴致来时她还会清唱歌曲,当时的流行歌曲她几乎都会唱,他最喜欢她唱的那首《漂洋过海来看你》,因为是李宗盛操刀制作的歌曲,所以这首歌的词作真实感人,而她演绎的是那么好听,在他眼里几乎等同原唱。

  他们纯真而带点青春时懵懂的情感,如同那时校园旁的河水一样清澈美好。

 

  短暂繁忙而又充满快乐的高中生涯很快结束了,他考上了师范学院,她走进了财经学院,不在一个城市。刚进大学时彼此还书信来往,互相诉说着心事,大二时,她和学校的学长恋爱了,于是,便“渐行渐远渐无书”,断了联系……

  他在列车上一路用耳机反反复复放着那首《漂洋过海来看你》,“……就连见面时的呼吸,我也反复的练习……”,一想到要面对面的与她相逢,他的心情美好而忐忑。

 

  他到了省城,她微信告知,她还有些事情要处理,让他先去参加书法展览。他原本是想让她陪着一起去,然后看着他领奖,因为他记得上学时,他曾对她说过,自己要成为一名书法家,她说,她相信他,等着那一天,她一定当面向他祝贺。

  既然她很忙,他就一个人去了。参加完展览,他给她发微信,她还没忙完,又等了一个小时,将近下午一点,她终于忙完了,驱车来接他。

 

  她开着一辆奔驰车,红色的,红的热烈而奔放,她下车时,虽然他经常在微信朋友圈里看见她,她一直保持着青春娇艳的容颜。但今天近距离面对,他还是被惊艳到了,没想到三十七、八岁了还有着傲人的身材和精致的面容,她一袭黑色的职业装显得更加高贵。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一身运动衣,和微微隆起的肚子,显得有些局促了。她倒很热情,走到他跟前,张开双臂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她说:“好久不见!抱歉啊,太忙了,让你久等了。走,我请你吃西餐吧。”

  这是他第一次进西餐馆,有些不安。她让他点餐,他说:“你点,你吃啥我就吃啥。”她点了餐,然后说:“恭喜你获奖啊,奖金一定不少吧。”

 

  他说:“没有,这只是个荣誉,一种专业的认可。”

  她有点不解的看了看他:“你每天那么努力的练字,就为了一个认可啊。”

  他解释道:“其实我练字是为了陶冶……”他还没说完,她的电话响了,打了三四分钟的电话后,她对他抱歉的说:“不好意思啊,你接着说。”

  他似乎忘了刚才的话题,说:“你还记得咱们上学时经常去的哪家小吃店吗?”

  “哪家?”她问。

  “就是卖灌肠的那一家,现在还有,味道更好了,店面也升级了。”他接着说。

  “哎呦,你还吃那种东西呀,很不卫生的。”她惊奇地说。

  他一时语塞。透过窗外看到她那辆红色奔驰,随便说了一句:“你的车好漂亮啊。”

  “漂亮啥啊,还不到五十万,合资的。我看中了一辆纯进口的宝马,等手头这单生意下来,就把它换了。”

  他想了想自己才辛辛苦苦攒了八万块钱准备买一辆国产车,想不起说些什么了。

  她赶忙说:“牛排上来了,赶紧吃吧。”

  他笨拙的学着她左手叉,右手刀的切着牛排,吃着好像嚼蜡一样,品不出味道。远没有当年两块钱一碗的灌肠味道美。

 

  他又问:“你现在还写诗吗?上学时你写的多好。”

  “早戒了,哈哈。现在每天忙得不亦乐乎。哪有那心思,写诗很费脑子的,我这一分心,说不定几十万的生意都没了。”她笑着说。

  他又接不住话了。他原本想象的二人见面的场景不是这样的。

  于是,他起身说去上洗手间,到前台把帐结了。

  他给她发了个微信,说:“相见不如怀念,我先走了。”

  然后,关上手机,自顾的打车走了。

  作者简介:耿树文 男, 河南省滑县人,供职于 滑县骨科医院 ,主管中药师 。业余爱好写作,作品散见于《江山文学网》、《北方当代文学》、《安阳晚报》《微小说阅读网》等平台。

责任编辑:田甜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