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专题 热点 生活 深度 图片 视频 城市

国内

旗下栏目: 国内 社会 法治 财经

一位挂职副县长的扶贫日记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作者:吕江涛 人气: 发布时间:2020-12-11
摘要:《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吕江涛 赫章,隶属贵州省毕节市,地处乌蒙山腹地,是我国拉开扶贫开发序幕的起点毕节试验区的发祥地,也是今年国务院挂牌督战的最后一批52个国家级深度贫困县之一。赫章能否如期脱贫,具有标志性意义。 2016年10月份开始,李光由中央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吕江涛

  赫章,隶属贵州省毕节市,地处乌蒙山腹地,是我国拉开扶贫开发序幕的起点毕节试验区的发祥地,也是今年国务院挂牌督战的最后一批52个国家级深度贫困县之一。赫章能否如期脱贫,具有标志性意义。

  2016年10月份开始,李光由中央统战部派驻赫章县挂任县委常委、副县长,2018年10月挂职到期后,又主动申请延期再挂职两年,以完成脱贫攻坚任务。

  4年里,李光牵头联引企业推动20余个贫困村发展产业稳定脱贫;发动民营企业、社会组织积极履行社会责任,改善当地教育、卫生条件和基础设施建设;招商引资落地7家企业投资近10亿元,“智慧赫章”进入省重点项目并初见成效;2019年进出口贸易额1300余万美元,实现本地零的突破,为贫困户解决上千个就业岗位。

  如今,李光的挂职即将期满,有了更多的时间补写此前因工作太忙而落下的《扶贫日记》。从这本日记里,既能读出一位挂职副县长将赤子心融入脱贫攻坚伟业的家国情怀,也能读到他作为一个丈夫、一个父亲的铁汉柔情。

  

10 赫章县挂职县委常委、副县长李光(左二)在直播中推介赫章特产

 

  赫章县挂职县委常委、副县长李光(左二)在直播中推介赫章特产

  打造田园综合体,“去年第一个采摘季大约收获2万斤鲜果,口感极佳”

  2016年到赫章伊始,李光就深入村户走访调研,提出因情施策的产业帮扶思路。近两年来,他去过最多的,也是最让他挂念的就是天葡庄园的现代农业项目,该项目从种植精品葡萄入手,通过采摘、酿酒、炒茶、科普等三产融合的方式,打造科技农业示范为核心的田园综合体。

  4月22日 周三 阴有雨

  下午参加了县政府常务会议,随后还有点儿时间,我就匆忙赶到了六曲河镇河边村,这里是另外一个产业示范项目——天葡庄园田园综合体。

  2018年3月,恒大集团在赫章援建了4000余个蔬菜大棚,但缺少农业龙头企业入驻。为解决这一难题,我约请了北京密云巨各庄镇的天葡庄园孙总一行,到赫章实地考察,随后签订了投资协议,以六曲的111个大棚为中心,打造集葡萄种植、采摘、酿酒、制作葡萄干(葡萄茶、饮料)、科普、农旅为一体,一二三产相融合的田园综合体,同时可解决当地樱桃采摘期短、储存运输难、附加值低的问题,与葡萄错季酿制樱桃白兰地。

  2018年试种了8个品种,去年第一个采摘季大约收获2万斤鲜果,口感极佳,得到当地政府和群众的普遍认可。同时,建立了与贫困户的利益联结机制,大棚确权给贫困户,企业付出租金并进行分红,吸纳劳动力在园区稳定就业,学习科学种植技术,后续将带动周边农户共同种植。

  企业经营管理理念、企业发展前景得到了认可,也吸引和撬动了更多的关注及资金加入。今年,县里专门拿出500万扶贫资金,连同200万东西部协作的帮扶资金,在园区扩建30余亩科技大棚,增加物联网、前端感知基础设备。

  这几天,土地流转、迁坟等工作正在紧锣密鼓进行,推土机、挖掘机已经进场,一片火热的景象徐徐展开……

  

11-1 李光在天葡庄园田园综合体查看今年葡萄的生长情况

 

  李光在天葡庄园田园综合体查看今年葡萄的生长情况

  

11-2 出口假发产品展示厅,这些国外超市的商品产自贵州赫章

 

  出口假发产品展示厅,这些国外超市的商品产自贵州赫章

  

12-1 社区内的假发生产车间,部分居民可以在家门口实现就业了

 

  社区内的假发生产车间,部分居民可以在家门口实现就业了

  

12-2 野马川工业园区的假发生产车间

 

  野马川工业园区的假发生产车间

  引入假发生产企业解决搬迁贫困群众就业,探索“居家工厂”模式

  赫章易地搬迁体量大、任务重,如何解决7万名贫困群众入住城镇后的生计,是摆在县委、县政府面前的重大课题,也是李光平时思考最多的一个问题。为此,李光对接中国轻工业协会发制品行业分会,邀请企业家到赫章考察,已陆续有4家发制品企业并带动1家床上用品企业落地赫章园区。

  因为产品全部出口,发制品企业受到此次国内外疫情的双重冲击,面临停产放假困境。李光一方面稳就业,积极动员企业复工复产增加就业岗位,在搬迁点、集镇赶场持续招工;另一方面协调银行为企业办理贷款,解决工资发放、货物压仓等问题,提振企业信心,优化营商环境。

  4月14日 周二 晴

  今天,要陪同几位生产假发制品的企业家对赫章的投资环境、疫情防控、前期落地企业生产情况、劳动力就业及薪资水平作考察调研。昨晚,我已对考察行程、座谈会所涉及到的主管部门进行了明确。

  贵州省的易地扶贫搬迁体量,在全国是最大的,也是样板。同时,易地搬迁扶贫,是脱贫攻坚“五个一批”里面斩断穷根最彻底的方式。2017年之前,是把符合搬迁条件的群众,从村寨搬到乡镇驻地,我县的11个乡镇,共建设了12个搬迁小区;2017年之后,根据省里统一要求,剩下所有符合搬迁条件的4万余名群众,全部搬到县城。在恒大集团的援建下,我们在县城拿出最好的地块,新建了3个移民搬迁小区,分别取名为金银山、金银田、金银穗社区,用以安置这4万余名搬迁群众。

  但是,作为一个原本只有12万人的县城,一下子涌入4万多贫困群众,如何解决他们的生计问题,让他们“搬得出、稳得住、能致富”是摆在县委、县政府面前的头等大事,是移民搬迁工作必须做好的后半篇文章。能否脱真贫、真脱贫,归根结底要解决就业、发展产业。因此,全县15个移民搬迁小区,配套建设了扶贫车间,以解决就近就业、扶贫扶志的问题。

  2017年10月份,联系对接国务院参事室汤敏参事和轻工业协会发制品分会王粉荣秘书长后,我到扶贫车间的发源地——山东省菏泽市鄄城县学习考察。在鄄城,我和部分发制品企业家进行了深入的座谈交流,介绍了赫章的情况,并发出了诚挚邀请。他们都是生产各式各样假发产品的,有发条、发块、发辫等等,用的原材料也分为纤维、动物毛和真人发。这是我国的传统产业,每年出口创汇40多亿美元,国际市场上90%的假发制品来自中国。同时也是劳动密集型产业,无就业门槛,生产的各个环节需要大量的人工,很适合赫章搬迁出来的贫困人口就业。

  2018年5月份,我邀请了10余家发制品企业到赫章调研考察。7月份,我们组成招商小分队,到河南许昌、山东青岛、湖南邵阳的几家发制品企业招商,在青岛还拜会了发制品龙头企业——即发集团的董事长陈玉兰女士。经过大量细致的对接工作,赫章从2018年11月起,先后落地了3家发制品企业;2019年,进出口贸易达到1334万美元,实现了历史上零的突破,一举迈入毕节市前三名的行列。

  此次即发集团陈总过来,主要是考察“居家工厂”模式的可行性,就是他们提供原材料,统一培训,不设车间、不占用厂房,老百姓在家里扎制公仔头,然后计件付酬,统一回收。这对解决我县因家庭负担较重无法外出打工,劳动技能低找不到合适工种,女劳动力、老年人、残疾人居家就业,尤其是受到疫情影响导致失业等诸多问题,是一个很好的模式……

  

13 走访群众

 

  走访群众

  铁汉柔情,扶贫家书写给女儿,“小小的李大宝”

  2018年10月,挂任赫章县委常委、副县长两年期满后,李光原本就能返回北京工作和生活了——那里有他的妻子和5岁的女儿。然而,在期满前,他选择向组织申请延长挂职时间。在申请书里,李光写道:“在赫章,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还有很多工作才刚刚开始,还有很多任务没有完成。”

  离家千里之遥,不可能不想念妻女。每当想念女儿的时候,李光总喜欢到中央统战部援建的赫章第四幼儿园(光彩幼儿园)去。来赫章挂职4年,4个儿童节,李光也都是在福利院里和孩子们一起度过的。

  5月23日 周六 多云

  小小李大宝:

  距离5号的分别,过去半月,竟此去经年般思念,唤我绕指柔肠。离家4年,越是往后,对你的不舍和记挂越发地紧了,应是你长大了、懂事了,而我变老的缘故吧!

  2016年我去挂职时,你刚刚3岁,还没入园,现在你已经是一年级的小学生了。前几日看到班级群里,老师在发系红领巾和少先队队歌的教学视频,嚯,宝宝马上是少先队员了!竟忽然湿了眼眶……

  赫章,现在到了脱贫攻坚决战决胜的最后时刻,正月初二起,县里已基本没有了节假日。爸爸和同事们,在战天斗地,不分昼夜;山里的百姓们,在争分夺秒,种植各种农作物和中药材。你知道,爸爸在的地方疫情不重,但也受到了很大影响:商店、餐馆不能正常开业,很多人无法外出打工,爸爸也用手机开起了视频会,就像我们用微信视频一样,不过人多了些。时间不等人,庄稼看农时,又赶上了几十年不遇的大旱,所以,一切都变得更加艰难。但,爸爸告诉过你,咬定青山不放松,办法总比困难多,对吗?

  在你还没出生的时候,爸爸在部队里待过很久,为国家的航天科技事业服务,巩固我们的国防;现在,爸爸在大山里工作,为脱贫攻坚事业服务,帮助老百姓过上更好的日子。这都是很重要的工作,都是很艰巨的挑战,你长大些,就会更加明白。

  赫章,一直在破浪前行;爸爸,即将原路返航,与你相聚。在赫章的这几年,爸爸亲眼见证了这里翻天覆地的变化,深切感受到了老百姓过上好日子的幸福。你曾在暑假时来过几次,但我仍然希望今年你能再来,跟爸爸一起告别赫章。

  以后,我们把赫章当作我们的又一个家乡,经常回来看看,观察它的变化,好吗?

  爸爸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20年第22期)

责任编辑:田甜

关闭